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对于既是土地矿产等资源小省,又是经济大省的浙江来说,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,让寸土生寸金的问题,显得尤为迫切。

1986年,电视剧《西游记》在国内热播。望着黑白电视里上天入地的美猴王,汪国武感叹,理想和现实的差距,怎么那么大?

“什么时候也能跟美猴王一样,找个花果山头,呼吸新鲜空气,过上田园生活?”这是无数个黑夜里,汪国武做梦都会想的事。

因为地处半山区,家乡梁弄有村民还在山上种地。嫌种地辛苦的村民,想着下山去厂里打工,于是,山上的土地需要找人来承包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汪国武租下40亩山地,改种了梨树。

这时梁弄镇的灯具厂生意越来越红火,大小灯具厂遍布村庄。山下种地的村民坐不住了,手里拿着锄头,但成天打的不是去厂里,就是进城打工的主意。

眼看土地荒废,村里做了个打算,由村委牵头,把没人种的120亩地,集中承包搞经营。然而,家里一亩三分地都没人种,哪里还有人愿意承包?

当时,早春4月的樱桃,没什么人搞,可以用采摘游带动水果销售。汪国武这么盘算着,租了山下120亩地,搞成樱桃采摘园。一斤樱桃卖20-30元,周边来采摘的村民和游客络绎不绝。

果园生意好到让那些去厂里还有出门打工的村民,都投来羡慕的眼神。大家开始一哄而上搞樱桃,采摘游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。

“美猴王”成了“接盘侠”,汪国武把东家、西家不要的果园,接手过来,总共300多亩,就这样成了当地水果种植大户。他一边拼命吆喝采摘游,一边四处找采摘工,地里的樱桃,能卖多少是多少。

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果园得调整产业结构,让游客来了四季都有水果摘。”汪国武开始尝试新品种:4月樱桃,5月蓝莓,6月杨梅。

这两年,村里发展红色旅游,有越来越多的回乡青年和乡贤办民宿、农家乐,也给果园带来不少生意。

四明湖畔的灯具厂,也从2008年起逐渐清退。环湖湿地恢复,四明湖畔成了大家晨练和茶余饭后的打卡点。环湖的公路,把游人引向大山深处的秘境。山上的羊额古道,经过修复,成了网红古道,穿梭山林,还有落差50多米的白水冲瀑布。

秋天,湖畔金色、火红的池杉林人气爆棚,连公路上的自驾车都排起长队。瞄准了四明湖池杉林的人气,汪国武又有了新想法——去年,果园开始种植红美人柑橘、日本甜柿等秋冬成熟的网红水果,通过留住擦肩而过的观光客,带动果园秋冬采摘游。

当时,沈家门有舟山渔业公司和舟山水产公司两大国营企业。舟渔公司的拳头产品是“明珠”鱼片干,水产公司的热销单品是各种鱼干,比如黄鱼鲞、墨鱼鲞、鳗鱼鲞等。

晒鱼干的地方,最好终年阳光普照。从沈家门摆渡,走水路只要2-3分钟的鲁家峙岛,是个人烟稀少、野草丛生的荒岛。这样的荒郊野岛,正适合晒鱼干,便成了水产公司的大型生产基地。

渔船把一箱箱海鲜运到岛上。每天清晨,本岛妇女会在渡口排长队等待上船,赶到小岛务工,从事的一般就是剖鱼、清理、晒鱼干这些海鲜加工的活。

干完一天的活,妇女们要赶在天黑前离岛,因为小岛没通电,夜里一片漆黑。蔡爱茜也一样要踩着黄昏的点,回到小岛上的家。

岛上的宿舍,其实就是棚房,虽然还算宽敞,但冬冷夏热,条件自然没有通电的本岛好。于是,夫妻俩攒下积蓄去本岛买了小房子,搬回沈家门生活。

女儿已经出嫁,独自一人生活在小岛的她,爱上了摄影,经常背着单反出门拍摄。

三年时间里,沈家门百年渔港进行了海湾海底清淤352万方;陆源入海污水截流3.5公里;生态湿地恢复13.5万平方米;滨海生态廊道建设7.9公里;废旧码头拆除共计18座……

在沈家门港湾岸线公里长的生态景观休闲滨海廊道的出现,成为市民和游客茶余饭后的网红打卡点。

如今,怡人的海风扑面而来,空气中没有一丝腥臭味。渔港内渔船停靠整齐,滩涂干净,海面上也没有漂浮物。

“现在的沈家门,现在的小岛,美丽得像厦门鼓浪屿。”蔡爱茜用自己的镜头,记录下了百年渔港从沧桑变青春的足迹。

她喜欢在鲁家峙大桥边拍海上黄昏;在新建的普陀湾公园拍摄迷人的海岸线,还有漂亮的海堤彩绘,经常有人来此面朝大海写生创作。

在小岛新建成的体育公园和动力公园溜达,老人还喜欢拍摄些岛上居民健身,孩子们嬉戏的画面。

清晨或傍晚,她也会骑上电瓶车,漫步在樯桅林立的沈家门渔港,几年前,这里曾经是老旧码头遍布,嘈杂而凌乱的样子。

山里有三个矿山,三个石灰窑。每天几十辆拖拉机排着队,从凌晨3点到傍晚5-6点,不停来回运输。山里开矿、烧窑不断,村里的水泥厂,6个直径2米的大烟囱终日冒着浓烟。

粉尘飞扬的村庄里,衣服穿上不到2小时就变灰。早晨出门前,家里擦得锃亮的桌子,晚上回家又是厚厚一层灰。

环境恶劣,但水泥厂生意倒是很红火,普通搬运工每月都有600多元薪水,货车司机每月工资是900多元。开了三年拖拉机,潘春林去考了大车驾照,来水泥厂开车。凭着股拼劲,每年有八千元的收入。

2000年前后,他和老婆用手头的积蓄,在附近天荒坪景区租了营业房开饭店。

后来,家里的饭店生意越来越好,但租金年年在涨,店里装修也到了需要资金投入的阶段。

但一共3万元的积蓄,到底用来做什么?一个铤而走险的念头,从潘春林脑海中一闪而过:“租房子开饭店,还不如把家里装修一下,改造成农家乐。”

他一边改造自家房屋,很多人也上门来劝阻:“咱们村,什么风景都没有,山上还那么多烂疮疤,怎么会有游客来玩?”

还有的长辈找到潘春林父亲说,“你儿子的钱怕是打水漂了,年轻人不懂事,你也不知道劝劝?”

也是在这一年,村里的经济支柱矿山全部关停,集体经济一落千丈。春林农家乐的生意,自然也不乐观。

挨过了第一年的“寒冬”,第二年的春天,山上经过生态修复的废弃矿山,长出了青翠的竹林。

除了饭店,春林家也收拾出经济实惠的客房,来消费的主要是上海、江苏的游客。

头脑灵活的潘春林,还集结了七八个伙伴,凑了100多万元,购置4辆大巴,开通了上海、无锡直通村里的旅游专线。游客住在村里,可以在前台定制价格优惠的旅游线路,还会有大巴上门接客。

在“春林农家乐”的带动下,村里冒出了许多民宿和农家乐,现在已经发展到40多家。

曾经野蛮生长的污染村,如今山青水绿,一派田园风光。比起水泥厂时代,村民们的人均收入也已经翻了10倍。

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”。唐代诗人张志和的诗句描绘了湖州吴兴区西塞山的世外桃源美景。

3年前,上海人李耀强看中了吴兴妙西镇一片300亩的山林,林地所有权属妙西村。

当时,这个村进出只有一条小路,路上跑的不是汽车,而是村民散养的鸡鸭,还有土狗。

李耀强打听了山里土鸡的价格,村民说卖50元一只。他心想,这价钱太便宜了,等我开发好项目,村民家土鸡至少也得卖100元一只。

他一次性付清了村里1500万元土地流转费用,盘活了300亩山林资源。又从自然资源部门拿到11.5亩建设用地指标,这样可以通过点状分布的方式来建房。

酒店动工是在2017年,山里的建房不同于平地,必须边保护边开发。哪怕是为了一棵树,规划和建设时,也宁可挪房,不挪树。

和山林融为一体的小屋,看似普通,其实很多真金白银,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。比如,为了解决山上一幢房子截污纳管的问题,就铺设数公里长的管道。山地施工难度大,山上还没有路,要先修路,再盖房。土方的开挖量不能大,路不能建得太宽,大型挖机也不能上山。施工主要靠人力和小型机械开挖,再用拖拉机来回运输。

酒店的员工,主要是周边村民。城里的客人来了,看到酒店工作人员年纪都偏大,难免有些差强人意。

看到村里的老年人逢年过节就盼望着子女回家,李耀强萌生了一个想法:不如发动老人们,劝说子女回乡来工作。于是,酒店打出了“妈妈喊你回家”的口号,吸引了70多个外地打工的年轻人到酒店工作。

这几年,农民有了收入,盖了房,不少年轻人回家帮衬后,农家乐、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在当地涌现。

农家小院的住店、吃饭价格更实惠,村民们把房前屋后也收拾得得体大方,村容村貌有了很大改观。

酒店实实在在带动了村民致富,村民把土鸡蛋、土鸡、笋、水果等销往酒店,光是农副产品,酒店一年向村民采购50余万元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